中职校长对“学生发展”最满意——2019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新发现

发布者:发布时间:2020-08-26浏览次数:10

中职校长对“学生发展”最满意——2019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新发现

作者:马延伟 韩倩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日期:2020-08-25

Line 2

中职校长作为学校的核心治理团队,对校内承担着引领学校发展方向、实施全流程育人的重要管理职责;对校外扮演着对接政府、行业企业、大中专院校、家长、社区等多元主体的统筹协调角色。

基于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课题组在第二轮全国中职教育满意度调查中新增了中职校长调查。调查采用多阶段抽样法,在参与调查的31个省份、308个地级市的620所中职学校回收问卷1658份,有效问卷1577份。调查工具为自编中职校长问卷。调查内容包括总体、工作绩效、工作成就与胜任力、工作负担适度感、政府保障与管理、社会环境6个维度。问卷采用七点计分,每个题目最低为1分,最高为7分,调查结果用百分制的满意度指数表示。

测评结果

结论一:中职校长办学总体满意度为“基本满意”。

中职校长办学总体满意度得分为60.65,处于“基本满意”水平。两个测评维度中,内部满意度(66.15)高于外部满意度(56.66),表明中职校长对人才培养、学校改革发展和个人工作价值等方面比较满意;对制约学校发展的外部因素,包括政府管理体制机制和经济社会环境不太满意。

结论二:中职校长办学满意度的城乡和区域差异明显。

城市学校校长满意度得分(61.32)高于县镇学校(59.80),尤其是在教师发展、学校发展、产业环境等指标上,城市学校校长满意度明显高于县镇。中职校长办学满意度在东中西部区域间梯度降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国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水平存在较为明显的区域差异。

结论三:中职校长办学满意度的亚群体差异明显。

一是技工学校、民办学校校长办学满意度较高。此次调查普通中专和职业高中是主体,技工学校样本较少。调查表明,职业高中校长办学满意度得分最低(59.59),未达到满意度得分均值(60.65);普通中专校长办学满意度得分(61.39)略高于均值;样本占比较小的技工学校校长办学满意度得分最高(63.78)。此外,民办学校校长满意度得分最高(65.26),其次为行业企业办学校(61.75),公办学校校长满意度得分相对较低(60.38)。

二是研究生学历的中职校长办学满意度更高。此次调查的中职校长中有81.7%为本科学历,14.8%为研究生学历,本科以下学历占比不足5%,表明中职校长队伍学历水平较高。博士研究生学历校长满意度得分最高(63.57),其次为硕士研究生学历校长(63.33),再其次为高中或中专学历校长(61.97),占主体的本科学历校长满意度得分最低(60.15)。

三是普通学校调任的中职校长办学满意度最低。此次调查的中职校长以校内提拔为主(50.5%),普通学校调任、教育或其他行政部门调任为辅,还有一小部分其他来源,极少数从企业调任。企业调任和政府部门调任的中职校长满意度相对较高,分别为62.96分和62.44分。普通学校调任的校长满意度最低(58.37)。

四是收入水平高的中职校长办学满意度高。此次调查的中职校长月收入在7000元以上的占37%5000元至7000元之间的占48%5000元以下的占15%。月收入7000元以上的校长办学满意度最高(62.88)。但是在内部满意度维度中,工作负担适应感的得分随着收入的增加而下降。

主要发现

发现一:中职学校立德树人成效显著。

校长工作绩效中的“学生发展”指标得分最高(79.15),该指标的4个题项全部落入“最满意”区域,满意度得分最高的指标是立德树人工作成效(82.72)。在校长看来,主要的利益相关者包括用人单位(79.82)和家长(78.00)对学生质量和学校办学质量均比较满意。

发现二:国家职业教育宏观政策获得认可。

“国家宏观政策”指标得分较高(70.79),其中,对《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文件的重大意义和推动作用(82.35)、对“1+X”证书制度的作用(76.07)给予高度认可。同时,对近些年来推行的技能大赛制度、中高职衔接政策、中职质量年报制度、教学诊改制度等也较为满意,这些顶层政策设计对于推动中职学校发展具有积极作用。

发现三:师资队伍建设有待加强。

师资队伍水平相关题项普遍得分较低,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教师数量不足,41.02%的校长表示学校专任教师数量不足,50.28%的校长表示教师编制配额不足;二是教师队伍质量有待提升,主要反映在“双师型”教师不能满足人才培养需求;三是相关管理机制不畅,校长对聘请兼职教师、教师绩效工资制度、教师评聘自主权等方面满意度偏低。

发现四:校企合作机制不畅且形式单一。

中职校长对行业企业参与办学程度的满意度得分仅为51.44。现有的校企合作机制仍不顺畅,普遍缺乏在人才培养过程和师资队伍建设等关键环节的实质性合作。

发现五:中职校长专业发展机会不足。

“校长专业发展”指标的满意度(35.93)处于次低位置。本次调查关注的是校长学习培训机会,从数据来看,中职校长的培训机会仍显不足,特别是国际化的培训、到先进国家学习的机会比较匮乏。

政策建议

建议一:多种方式缩小城乡、区域和校际差距。

建议落实普惠性投入保障政策。加快在软硬件条件方面尚未达标的中职学校的发展步伐,使学校的校舍、实训设备设施、师资队伍等方面的配置能够满足办学需要。继续加大区域间职业教育协作力度,发挥发达地区、优质学校的资源优势,带动薄弱学校发展,为落后地区学生提供优质教育机会。

建议二:依据职教类型特征创新体制机制。中职校长对于教师评聘、经费使用、国际交流合作等多个方面的办学自主权不足感到不满意,束缚了校长改革创新的手脚。近年来国家相继出台重大职教政策文件,基层学校盼望这些政策尽快落地实施,使学校在开展校企合作育人、开展社会培训服务等方面的运行机制更为顺畅。

建议三:促进校长专业发展和职业健康。建议在尽快修订出台《中等职业学校校长专业标准》的基础上,建立中职校长专业发展课程体系,提高治校能力。同时,密切关注中职校长的职业健康,减轻校长工作负担,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和政策突破降低校长相关责任风险,释放学校办学活力。

(作者马延伟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研究》杂志社副研究员;韩倩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与继续教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本研究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公益金委托项目“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及测评”阶段性成果)